当前位置:政务公开 > 蓝田县志 > 人物

现代人物

发布时间:2016-10-24    来源:蓝田县人民政府    作者:    字体:【  】    浏览次数:2879次

 

李凤莲(1968~1986)女,蓝田县氵曳 湖镇(原冯家村乡)李家坪村人。8岁入本村小学上学。1982年2月在金山中学读书时加入共青团。1986年5月20日被录用为中国农业银行蓝田县支行信用社合同工,6月分配到普化镇(原马楼乡)信用社工作,代理会计。同年10月28日为保卫国家财产壮烈牺牲,时年十八岁!

1986年10月28日,李凤莲一个人在社值班。清晨8时半左右,她送走了去县行开会的社主任周益民,又到马楼乡卫生院看望了住院的社会计曹改敬,8时40分左右返回信用社,打扫营业室内外的环境卫生,做好上班准备工作,9时30分左右她上厕所时,突遭架梯翻墙潜入院内的歹徒袭击。歹徒索要保险柜钥匙遭拒后,用毛巾堵住她的嘴,用匕首猛戳她的脖子、两肋、臀部,逼她交出钥匙,李凤莲在身负17处刀伤的情况下,继续和歹徒展开搏斗,把金库的钥匙攥在手里紧紧不放,歹徒终未得逞,仓惶越墙逃跑。李凤莲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,忍着剧痛,挣扎着爬了40余米回到营业室,当看到抽斗完好,国家财产没有受到丝毫损失时,又想到报案。她支撑着身子,向大门挪动,拉开沉重的铁栏门,依门拼力呼人,当人们闻讯赶来时,李凤莲已经倒在血泊中,无力的说:“信用社里有贼,快抓贼”,就昏了过去。人们立即把她送到就近的马楼乡卫生院抢救,在手术床上,她刚清醒过来就把紧握在手的金库钥匙交给了医院院长。她几次从昏迷中醒来,第一句就问:“贼娃子抓住了没有……”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她仍然断断续续地述说了歹徒的相貌特征和作案的简单经过,提供破案线索。

李凤莲性格内向,说话少,做事多,勤学习,苦用功,热爱本职工作,短时间内就适应了工作,能独立上岗营业,工作认真负责,受到领导和同志的称赞。她乐于助人,经常主动打扫环境卫生,下厨做饭,为老同志拆洗被褥。她忠于职守,勤勤恳恳,对顾客热情周到。她生活俭朴,每月发工资后,除留伙食外,悉数交给父母,从不乱花一分钱,在整理她的衣物时,发现一个笔记本,记着她平时的笔笔开支,买几分钱的皮筋也记在上面。李凤莲严格要求自己,要求进步,加入共青团后又渴望成为一名共产党员。她关心时事政治,认真学习,勤于笔记,她的日记本摘抄了三十多条名言,其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部历史,本来是洁白的、洁白的;每个人身上流的血都是鲜红的、鲜红的,不是蘸着鲜红的血液写下一部彩色的历史,就会用变了质的血液涂沫一份灰色的答卷。”李凤莲在国家财产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,以她鲜红的血液写出了一部彩色的历史。

李凤莲牺牲后,几千名干部群众为之举行追悼会,送葬的人络绎不绝,哭声动地,蓝田县委、县政府为李凤莲建树墓碑。1986年11月19日中共蓝田县委做出关于开展向李凤莲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,并根据李凤莲生前愿望,报请上级党委追认李凤莲为中国共产党党员。1986年11月13日,共青团西安市委、蓝田县团委授予李凤莲模范共青团员光荣称号。西安市妇联、县妇联授予李凤莲“三八红旗手”。中国农业银行陕西省分行、中国农业银行西安市分行、蓝田县支行等分别发出向李凤莲同志学习的决定。中国人民银行、中国农业银行、中国金融工会1987年元月15日决定追认李凤莲为全国金融系统劳动模范,并号召金融战线全体职工向李凤莲学习。1987年元月16日,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,国务委员,时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行长陈慕华为李凤莲同志题词:“向一心为公,舍身保卫国家财产的李凤莲同志学习”!1987年元月中国农业银行行长马永伟等也分别题词,中国金融工会主席李飞题词:“生的伟大,死的光荣,李凤莲同志不愧为刘胡兰式的女英雄,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,全国金融职工要向李凤莲同志学习!李凤莲烈士永垂千古”。

1987年3月27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李凤莲为革命烈士。
 

隆升法师(1914~1988)俗姓王,蓝田县普化乡清灵寺村人,农家出身。民国22年(1933年),因爱妻病故而厌世出家,投身悟真寺,皈依于临济派昌度大师,赐法号隆升。

隆升法师识字无多,但能熟颂《阿弥陀佛经》、《西天净土》等佛学经卷,并身体力行,为人勤劳而节俭,心地良善慈悲而不畏强暴。先后在悟真寺、水陆庵主持寺事达数十年之久,是一位爱国爱教的知名僧侣。

40年代,国民党部别司令驻扎于蓝田东川一带,横征暴敛,勒索百姓财物,砍伐寺庙林木,东川百姓怨声载道。隆升联合当地群众、僧侣,阻挡驻军恶行,驻军士兵弹压,用枪托殴打百姓,并对空鸣枪威胁,隆升以佛子身份托住枪托,保护百姓,后又在当地百姓和乡绅支持下,赴西安告状,敦促当局将别部调出蓝田。

建国后,隆升法师拥护共产党的宗教政策,并提出:“爱教必须爱国,爱国才能爱教”的主张。并多次被选为蓝田县人民代表,并被推荐为县政协委员,陕西省和西安市佛教协会理事。并且被派往北京佛学院学习。毕业后,回到蓝田,以佛学为己任。“文革”中,宗教政策遭到破坏,隆升法师亦被打成“牛鬼蛇神”,逐出水陆庵,勒令还俗,强迫回乡改造。隆升走后,水陆庵壁塑数千尊佛像,时刻有被毁灭的危险,无人看管。隆升自动又回到水陆庵,抱着对佛院的宗教虔诚,日夜守护这些艺术珍品。“文革”后期,上级决定,隆升又回到水陆庵重管壁塑。他严格遵守制度,严肃认真,一丝不苟。有一次兰州军区政委肖华上将,由临潼疗养院专程来蓝田参观水陆庵,因未带来县上信件,虽经陪同人员一再解释,被婉言谢绝。蓝田原县委书记刘凤鸣和姚世平,也因同样原因被拒之门外。隆升法师严肃认真的工作态度,受到了肖华将军和刘、姚两位书记的表扬。

隆升法师,老诚练达,一生清贫,以苦为乐,乐于助人,解放后水陆庵多次修葺,他既是佛学顾问,又默默地劳作,从不计报酬,表现了一个虔诚的佛教徒的献身精神。1988年正月16日,隆升圆寂于水陆庵,享年75岁,死后未发讣告,送葬数千人,鼓乐喧天,完成了隆升法师一生献佛的夙愿。
 

李文(1906~1988)原名李彦炳,曾用名荣文斌,小寨乡大寨村人。幼年入私塾,后因家贫辍学到西安鞋铺当徒工。1926年回家务农。
  李文急公好义,对当时苛捐杂税、横征暴敛极为不满,曾因“言行乖张”被通缉。1932年经本村教员李时新介绍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担任地下交通员。独居荒岭深沟,开荒种地,隐蔽身份,完成了中共交给的联络任务。1934年7月因叛徒李玉田告密,被捕入狱。他在老虎凳、坐飞机、烫烙铁的严刑折磨中,视死如归,大义凛然。后逢大雨,带镣越狱,“西安事变”后回蓝田。在许权中部培训后,担任游击队班长。1937年同屈光组建大寨党支部,他任中共大寨村支部书记。1938年6月到陕北学习,参加了延安整风和大生产运动。

1946年,李文随赵子和、屈光、田涛等返回蓝田,参加十五支队开展游击活动。1947年在长安、蓝田边界的魏家寨建立了蓝田工委。
  解放后,李文历任焦岱区委书记兼区长,蓝田县副县长,政协主席,县政府顾问。1957~1963年担任副县长期间,实事求是,抵制极“左”路线。在反右中,他多次指出:整风必要,但不能犯“宗派主义”,为此被斥为“思想右倾”,受到批判。1958年大跃进时,浮夸风、高指标泛滥,他多次提出,要实事求是,“不要打肿脸装胖子”。发现劳力都去大炼钢铁,农田荒芜,他立即向县委、县政府建议要重视农业,注意群众吃饭问题。1959年李文对吃食堂饭提出异议。此年,在反“右倾”整风时,他被以“右倾”给予警告处分。1961年在农村检查工作,发现一些单位将群众卖的草帽、鸡蛋、旱烟没收了,他指出“这是群众贸易,不是投机倒把,不应视为阶级斗争,更不能说是资本主义进攻和经济上的反革命”。要将没收群众的东西归还群众。“文革”期间,李文遭受迫害,但坚持真理,不说违心话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他担任县政府顾问,经常向县委、县政府提出合理化建议。离休后写了《初到延安》、《用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”这个法宝彻底摧毁反动派的封锁线》等回忆录,分别在《支部生活》和县《文史资料》上发表。经常向青年一代进行革命传统教育。1980年到引岱工地视察,临走时再三叮咛“要抓工程进度、可不能损害当地群众利益,砍了果树当柴烧”。1988年9月李文因病逝世。中共蓝田县委、蓝田县人民政府召开追悼大会,他的生前好友及县级各部门负责人近千人参加了追悼会,并送了花圈挽联。
 

朱平(1920~1988)孟村乡石官寨人。1934年朱平参加革命工作,先后在西安、临潼等地从事地下活动。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先后任支部书记、民先地方队部组织部长、代队长、关中分区青救会主席、关中报社副社长。解放后,历任蓝田县委书记、中共西北局组织部副处长、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、省委常委、省顾问委员会常委(副省级)等职。

1940年到延安学习,1941年至西安解放在关中地委工作。在任关中报社副社长的3年多时间里,紧紧围绕党的各项中心工作,深入实际,调查研究,采写了大量通迅报道和评论文章,使《关中报》成为中共战争时期的一个重要刊物。1944年在边区劳模大会上,“关中报社”获集体奖。蓝田解放后,他首任县委书记,带领全县人民胜利完成了民主建政、恢复和发展生产等任务。

朱平在西北局、省委政策研究室、农工部任职期间,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。合作化期间,他反对盲目冒进,“反右”斗争时反对扩大化,因而受到审查。虽然使他在思想上和精神上受到很大挫伤,但仍一如既往,勤勤恳恳工作。在任农工部长期间,重视调查研究,向省委反映了农村的真实情况,提出了不少建设性意见。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朱平遭到批斗,被长期关进“牛棚”。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为他彻底平反。后担任省农工办副主任、省委常委、省顾委等职。他调查研究,为纠正农村工作中一套“左”的作法,对改革农村人民公社体制,减轻农民负担,发展农村经济等问题,提出了一些正确的见解和建议。他提出,加快乡镇企业的发展等,为深化农村改革,解决农村产业结构起到积极作用。

朱平一生主张“要做干实事的憨憨,不做图谋私利的精精”,“凡事亲自动手,不当甩手掌柜”。他主编了《调查研究概论》一书,临终前还进行着《蓝田地下党史》、《西安青运史》、《合作化史的研究》及主持《工作辨证法》一书的编写。病榻上,曾吟诗“晴空万里秋阳艳,斗室困居思翼迁,欲去民间访冷暧,病魔缠我志难展。”盼望自己早日康复再为人民工作。当他弥留之际,闻悉家乡蓝田遭受水灾,惦念灾民生活,立即寄去100元、200斤粮票,9件衣服。1988年9月因病逝世,终年69岁。
 

李仁轩(1905~1989)原名庆寿,本县玉山镇玉山村人。7岁入私塾,民国16年(1927)毕业于华县咸林中学。考入“西安中山学院”,时值国共合作之际,经中共党员刘含初、杜松寿、岳炳光的教育培养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同时,又加入国民党。同年,蒋介石叛变革命,大肆搜捕共产党人。此间李仁轩出任国民党兴平县党部常务委员、中共兴平县委宣传委员,积极从事中共地下党活动。同年7月,被调任蓝田师范学校训育主任,组织领导各界人士进行驱逐教育局长朱忠云的斗争,被省教育厅革职。由于同陈固亭关系甚好,在蓝田师范继续任教,又推荐为该校校长,后任澄城县师范校长、蓝田县玉山小学校长等职。22年(1933)他任国民党南郑县县党部干事,三十八军特党部助干、队长。9月,经汪锋指派,到进步刊物《迈进》任编辑,在极危险情况下,营救汉中地下党的负责人白耀亭出狱。23~25年(1934~1936),任蓝田师范校长。后由南郑县党部委员曹绍文(咸林同学)介绍去西安《民意》报社任编辑。26年(1937),回蓝田代理教育局长,创办“抗日民族训练班”,进行抗日宣传活动。不久,又在北同官任三十八军教导队政治教官。28年(1939)回蓝田,任玉山小学校长。31年(1942)任“民众教育馆”馆长,利用社会职业之便,掩护营救中共地下人员。32年(1943),在西安劳工食堂任经理,后又回蓝田兼任国民党县党部常务监察、县参议会参议员等职。37年(1948)回家务农。

蓝田解放后,他长期从事学校的总务工作。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受到打击迫害,被下放到马楼、白马河等地劳动改造。1972年退休,后主动向组织提出,发挥余热,先后在北关中学管理学生灶,在公王岭蓝田猿人遗址管理所工作,为人民无偿服务十年多。80岁高龄时曾赋诗一首:“八十犹能登岭头,余热未尽不肯休,振兴中华匹夫责,奋蹄甘作老黄牛。莫道夕阳黄昏近,红霞满天乐悠悠,待到四化建成日,九泉含笑庆硕收。”

1989年9月6日因病逝世,享年85岁。
 

孙尊武(1916~1988)县城北街人。民国23年(1934)在上海音乐专科学校主修钢琴和指挥。26年(1937)抗日战争爆发后,辍学返陕,先后在陕西省立一中、同州师范学校、兴国中学、振国中学、尊德中学任教。期间,他以音乐为武器,教育学生爱国抗日,多次组织学生在街头演唱爱国抗日歌曲。29年(1940),他组织指挥爱国师生在西安为抗日募捐义演《黄河大合唱》轰动古城。每当唱到“保卫黄河”四部轮唱时,观众激动得和演员一起唱“保卫黄河,保卫华北,保卫全中国”。著名女作家冰心观看演出后,到后台握着他的手激动地说:“你们演的真好,真成功啊!”同年在西北军政大学、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工作。1950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会。1951年1月,任西安尊德中学教育主任、副校长。1952年10月,尊德中学改西安市第三中学,他任校长。1956年元旦,市教育局组织两千多名中学生和教师,演出了大型舞蹈史诗《东方红》。他任总指挥兼乐队合唱队指挥。在一无乐谱,二无舞蹈资料的情况下,经他精心编排,首场演出成功,得到中央首长、省、市领导及专家们的一致好评。同年全市中学生数学竞赛,前5名全被该校夺得。他被评为陕西省和西安市先进教育工作者。十年动乱后,他柱着拐杖,忍着病痛,深入班级,了解教学情况,为党的教育事业竭尽其力。他曾任陕西省民盟副主席、西安市民盟主任委员、西安市教育学会副会长、政协西安市第七、八届常委、西安市第1~7届人大代表。1988年5月因病逝世。享年72岁。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版权所有:蓝田县人民政府 Copyright2006 lantian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 陕ICP备15015020号   网站标识码:6101220006
地址:蓝田县县门街6号  电话:029-82720001  陕公网安备:61012202000008号